首页 > 新闻 > 正文

造船与航运业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法律指引

来源:信德海事网 日期:2020-02-10

字体大小:  A+   A- 

        2020年春节前后,因突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央与地方各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包括延长春节假期、延期复工、港口管制等,导致长期低迷的造船与航运业雪上加霜。如何应对当前疫情带来的法律风险,江苏省律协海商委组织部分委员在假期编写了本法律指引,供造船与航运企业参考。

        编写组成员:

        ●船舶建造篇-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何海军;

        ●海上运输篇-衡圣律师事务所李孝华、云崖律师事务所张慧;

        ●国内水路运输篇-星瀚律师事务所王勇;

        ●海上保险篇-路韬律师事务所姜光忠;

        ●航运用工篇-田湾律师事务所时晶

        一、船舶建造篇

        据工信部统计,2019年1-12月,全国造船完工量3672万载重吨,新承接船舶订单量2907万载重吨,截至12月底手持船舶订单量8166万载重吨,出口船舶占总量的92.1%,造船三大指标以载重吨计国际市场份额均超40%。我国作为世界第一造船大国,春节期间突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和政府防控措施,让造船业陷入全面停工和不安状态,如何面对疫情带来的建造延期,成为船厂最为关心的问题。我们根据船厂的诉求结合司法实践,提供如下法律指引:

        (一)非标准造船合同下船厂如何顺延交船期?

        标准造船合同一般由行业协会或组织制定,背后代表了船厂或船东的利益,因此实践中签订造船合同时都会作出相应修改,修改程度取决于买卖双方谁更强势。若造船合同中未约定不可抗力条款或未将特定疫情视为不可抗力,能否顺延交船期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们认为,船厂能否顺延交船期,首先需要识别疫情是否构成不可抗力。非典期间最高院曾印发《关于在防治传染性非典型性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指出: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对一方当事人的权益有重大影响的合同纠纷案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适用公平原则处理。因政府及有关部门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响致使合同当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纠纷,按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和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妥善处理。该通知可以解读为因疫情原因,认定为情势变更;因政府的防控措施,认定为不可抗力。司法实践中,有法院认定为不可抗力,有法院认定为情势变更,有法院认定为商业风险。不可抗力是指不可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新冠肺炎属于突发性的传染病,符合不可抗力的特征,但是,若政府未采取防控措施,认定不可抗力实践中会存有争议。其次需要识别疫情与迟延交船是否具有因果关系。若疫情本身并未影响船厂开工生产,则船厂不能引用不可抗力要求顺延交船期;若疫情引起政府防控措施,影响船厂的生产经营,则船厂可援引不可抗力条款,可以要求顺延交船期。第三,船厂的通知义务。合同法规定,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国内建造的船舶大部分出口,船厂在向船东发出通知时,应附上不可抗力相关证明文件,如政府部门的通知、公告或中国贸促会出具的不可抗力证明文件。

        (二)BIMCO标准新造船合同下船厂如何顺延交船期?

        BIMCO标准新造船合同第34条约定可允许的延迟(a)如果下列任何事件导致交船的实际延迟, 交船日期应当顺延:(i) 不可抗力事件(5)传染病;(ii)其他事件……关于上述(i)和(ii),假如:(1)此类事件不是因建造方或其分包方的错误、疏忽、作为或不作为造成的;和(2)建造方或其分包方在签订合同时没有预见或不能合理预见的;和(3)建造方已遵守了下述分条款(b);和(4)建造方已尽最大努力以避免或降低此类事件对交船的影响。

相关阅读
冠状病毒损失170万标准箱的班轮业务
英辉造船新签一艘150客位观光旅游船订单
英辉造船全力复产新船如期下水
IMO:确保国际航运正常运营 人员和船舶不受不必要限制
航运业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若干新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

©国际海事信息网  沪ICP备05052059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