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阎冰:试谈“钻石公主”号所涉保赔保险责任

来源: 中国海仲  作者:阎冰 日期:2020-02-14

字体大小:  A+   A- 

编者按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国内国际各项管控措施的不断升级,各项经济活动,特别是对外贸易以及航运受到的不利影响正在日益显现,有关行业涌现出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值此形势,中国海仲联合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中国潜水打捞行业协会、中国拆船协会、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中国船东互保协会、中国港口协会、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及中国渔业协会等行业协会,依托仲裁员专家力量,汇聚法律界智慧,努力为行业和法律界搭建交流和解决问题的平台,以期有效帮助企业合理安排合同履行工作,做好事前争议解决规划,保障涉外经济持续平稳运行。

中国海仲特在“海仲文集”专栏中新推出“疫情防控法律专题”,通过本公众号与上述行业协会公众号、网站等平台持续同步刊载优秀专家学者的相关系列文章,就疫情引发的法律实务问题、当前实践中最迫切需要厘清、解决的问题进行对症分析,为行业一线面临的具体问题及时提供法律理论和实务方面的解决策略。

中国海仲与您携手,共同抗“疫”,共克时艰!

试谈“钻石公主”号所涉保赔保险责任

本期作者

阎冰律师是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RICC&CO.)高级合伙人、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阎律师还担任全国律协海商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律协一带一路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校外研究生导师和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航运法律实务方向)校外导师。阎律师是2018和2019年度钱伯斯亚太概览中国东部地区海商海事领域上榜律师。

试谈“钻石公主”号所涉

保赔保险责任

英国旗邮轮“钻石公主”号(the cruise ship “Diamond Princess”)的遭遇已被广泛关注。船上共有2666名旅客和1045名船员,他们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中国、美国、加拿大、英国、俄罗斯、以色列、新西兰、韩国、印度等,旅客中60岁以上的占比约为80%。截止2月13日,船上确诊人数已增加至218,其中4人重症,另有1名日本政府派出的检疫人员也已经确诊感染。为避免邮轮外的人员遭受感染,隔离措施仍在持续。

邮轮船东必然因此遭受巨大损失,且相关损失和费用还会不断增加,然而其能够自主采取的措施相对有限。业内人士自然会想到保险的救济,而保险的概念过于宽泛,保险合同作为商事合同的一种,脱离具体险种和条款的讨论很难解决具体问题。我们试着从“船东保障和赔偿责任保险”(Protection and Indemnity Insurance),即“保赔保险”(P&I Cover)角度讨论潜在的保险人责任。

邮轮船东可能遭遇的损失需要结合保赔保险承保范围分类讨论。

一、 因检疫、隔离而导致的额外费用

保赔保险通常承保“检疫费用”( Quarantine expenses),常见条款如下:

“Additional expenses incurred by the Owner of an entered ship as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an outbreak of infectious disease on that ship, including quarantine and disinfection expenses and the net loss to the Owner (over and above such expenses as would have been incurred but for the outbreak) in respect of the cost of fuel, insurance, wages, stores, provisions and port charges.

直接由于被保险船舶(入会船舶)上发生传染性疾病,而导致船东支出的额外费用,包括检疫和消毒费用,以及下列各项净损失(如果不是因为疫情便不会发生):燃料、保险、船员薪资、物料、伙食补给和港口费用。”

该条款强调费用与传染性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额外”( Additional)一词值得重视,例如正常悬挂“Q“旗等待港口国检疫期间产生的费用不会是承保范围。同时,条款列明了费用的种类,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对承保范围的扩大解释。是否存在未列明的费用,比如船舶在锚地隔离时产生的交通艇,或者直升机的费用,这些费用是否属于保单责任,仍会存在争执空间。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

©国际海事信息网  沪ICP备05052059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