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海运纵览 >> 正文

下一步,自由贸易区还是自由港?

作者:陈祥燕编写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9日    浏览量:1728   字体大小:  A+   A- 

 

2017 年10 月18-24 日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明确指出,要“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的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10 月19 日,福建厦门等地代表表示要争取建设自由贸易港,同日上海市政府也表示上海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已处于筹划阶段,最终的方案将由中央批准后实施。一时之间,自由贸易港成为中央和地方政府、相关企事业单位的关注热点。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于11月5日上午在上海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在主席的讲话中提出增设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新片区。随后,11月6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人民币助推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主题论坛上,上海市副市长吴清透露,上海自贸区的扩大范围“相当大”,将远超原有的120平方公里。一时间,扩大上海自贸区的建设和发展,又称为热烈讨论的热点话题。

那么,自贸区和自由港究竟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常听说的"自由港""自贸区"是什么?最近频繁在媒体中出现的"自由贸易港"又是什么?

 

1. 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FTA)

在中文表述中,有两个名称相同但含义不同的自由贸易区。其中, “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FTA)”表示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地区)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缔约国之间同意消除贸易障碍包括关税及非关税障碍属于跨国界双边或多边经济贸易区域这类缔约国之间形成的区域可称之为自由贸易区。如中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区。

2. 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ZoneFTZ)

一国或地区"境内关外"的单独隔离区域区内可进行仓储,贸易,加工等业务在关税,和配额等方面有优惠规定货物储存期限一般不受限制自由贸易区(FTZ)仅限于贸易,加工等商业生产性活动。如巴拿马科隆自贸区。

3.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China Pilot Free Trade Zone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中国设立的自由贸易园区,是指在主权国家或者地区的关境以外划出特定的区域,准许外国商品豁免关税自由进出。

4. 自由港Free Port

自由港只是一个通俗称谓。关于自由港或自由贸易港,迄今为止,理论界尚无十分权威的界定,故在实际当中对这类区域的称谓也是多种多样。

指一个国家的港口城市置于海关辖区以外的特别区域,外国船只可自由进出,全部(完全自由港)或大部分(有限自由港)外国货物可豁免关税而自由进出港口,自由港主要从事转口贸易,还会进行加工,旅游和服务等业务。

总的来说,总结目前的媒体及学者的各种说法,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FTA)最为宏观,主要着眼于国家之间、区域之间的国际贸易或区域贸易发展;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Zone,FTZ)更多从关税角度出发,主要着眼于临港产业的集聚与发展;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更注重城市、区域的发展,主要指从经济特区到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逻辑发展路线;而自由港更多的是从港口功能的角度出发,侧重港口的发展,主要指港口功能升级换代的拓展路线。

 

自由港功能的代际演化

自由港演化历经第一代“航运中转型”、第二代“加工增值型”和第三代“资源配置型”三个阶段,萌发出向第四代演化的迹象。

主要理论依据是来自联合国贸发会(UNCTAD)在1992年开始提出的“港口代际划分理论”(见图1)。

 

 

当下,第四代港口正在形成,第四代自由港演化尤待契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进有助于推动第四代自由港的形成与发展。“一带一路”致力于增强亚欧非大陆及附近海洋的互联互通,旨在通过共建、共享,形成更高水平的陆海空通道网络、高标准自由贸易网络。在这个战略布局中,自由港及其所在城市发展空间巨大。

第四代港口的特征是“物理空间上分离但通过公共经营者或管理部门相连接”的港口联盟。经过三次代际演化,自由港已不再局限于狭义的港口概念,而表现为与港口城市高度融合的自由港市。因此,第四代自由港的另一个发展趋势是在第三代自由港的基础上,以国际航线联通城市国际交往网络,形成自由港城市联盟。

观点:以一带一路为背景,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协同发展

一种观点认为,未来的发展方向为通过打造“海上丝绸之路自由港城市联盟”(见表1),自由港可以与联盟港口共享经济腹地与资源。在尊重港口自然属性的基础上,顺应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利用制度设计和技术手段淡化行政区划甚至国家边界,对港口开发和利用模式的一种解构和重构。同时,通过强强联手,“丝路自由港城市联盟”将有可能像中世纪的“汉萨同盟”一样成为未来国际社会中的一股重要力量,影响整个国际贸易新秩序的走向。

1 21世纪丝绸之路沿线自由港/自由贸易园区分布

地区

国别

自由港/自由贸易区名称

东亚

中国

香港自由港,澳门自由港,上海、天津、广东、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

东南亚

印度尼西亚

巴坦度自由港

东南亚

马来西亚

巴生自由港

东南亚

新加坡

新加坡自由港

南亚

斯里兰卡

科伦坡自由港、汉班托塔自由港

非洲东北部

吉布提

吉布提自由港

中东

迪拜

杰贝阿里自由港、迪拜空港自由区

非洲

肯尼亚

蒙巴萨自由港

欧洲

荷兰

史基浦空港自由港、鹿特丹自由港

来源:罗清和,朱诗怡.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区:中国改革开放路径与目标的演绎逻辑[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35(01):33-41.

 

 

从经济特区到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逻辑路线

 

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区的逻辑发展路线,诠释了中国改革开放路径与目标的演绎逻辑。改革开放初期创办经济特区是为了降低改革开放成本, 避免出现大的社会震荡,经济特区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围绕着如何突破传统体制——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 探寻有利于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新体制——市场经济体制。经过十年左右的探索实践,以深圳经济特区为典型代表的传统经济特区以其举世罕见的发展速度为全国改革开放树立了标杆,即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1990 年4 月18 日,中央决定开发上海浦东,1992 年10 月浦东新区正式挂牌,1993 年1 月1 日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2016 年, 浦东新区面积1429.67 平方公里,常住人口550.10 万人,其中外来常住人口234.19 万人。1990 年,浦东新区成立前GDP 总量为60.24 亿元, 到2016 年增长为8731.84 亿元, 增长144.95 倍。90 年代浦东新区GDP 年均增长率为33.32%,2000 年至2016 年为15.07%。浦东新区的成立, 为全国树立改革开放新标杆,其后相继设立16 个新区,形成全方位、宽领域、高层次的开发开放新格局。

2013 年9 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并于2014 年12 月自由贸易区扩容,区域涵盖陆家嘴、金桥和张江,面积120.72 平方公里。2015 年,增设广东、天津和福建3 个自由贸易试验区。2017 年4 月1 日,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陕西、四川、重庆7 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运营, 国内自由贸易区数量达到11 个,占省级行政区划三分之一,这是中国前所未有的自我开放, 是新时期改革开放创新的窗口,更是一次大规模制度变迁。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短短4 年, 已经释放出巨大的经济发展能量(见表2)。

表2 上海自由贸易区主要经济指标(2013-2016)

 

资料来源:根据历年《上海统计年鉴》和《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整理。

 

根据上述演化背景和逻辑,上海未来的发展方向将更多着眼于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演化,即注重改革开放,注重城市与区域、全球经济的协同发展,而不是侧重从港口功能的角度出发去拓展。因此,下一步发展的突破口也不在于港口、物流及相关产业的集聚或者配套发展,突破口应是贸易增长极的功能体现和金融体制的改革。

 

离岸贸易——上海的下一个突破口

 

上海自贸区要想建成国际贸易中心离不开离岸贸易的大力发展,它应该成为和转口贸易具有同等地位的贸易方式。只有这样,自贸区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发展。

一般来说,离岸贸易(offshore trade)是指本国/地区的贸易商经营的货物直接由关境外的生产地付运到客户,而不经过该贸易商所在国家/地区。离岸贸易的主体———贸易中间商,往往集聚于交通、通讯基础设施优越的国际贸易中心城市,并以这些城市为基点发展其全球贸易业务。由于跨国贸易中间商通常拥有庞大的全球贸易营销网络,因此它们利用这种网络优势,成为区域甚至全球贸易的订单处理和结算中心,但货物流直接从原始供应商发往最终客户(之所以直接发货,一方面是应客户要求,同时也为降低运输成本和风险),货物并不经过贸易中间商所在城市的海关,离岸贸易应运而生。

香港和新加坡是当今全球范围内离岸贸易最为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目前,离岸贸易已经发展成为香港和新加坡的第一大贸易方式,跨国贸易中间商高度集聚于这两座城市,利用其庞大的贸易网络,通过离岸贸易方式对全球贸易进行主导和控制,大大提升了香港和新加坡作为亚太区国际贸易中心城市的影响力。

与香港、新加坡相比,同为亚太区的国际贸易中心城市上海,在发展离岸贸易方面,具有天然的临近市场优势,即身临庞大的中国大陆市场,尤其是经济蓬勃发展的长三角地区生产和消费市场。

 

参考文献:

[1]罗清和,朱诗怡.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区:中国改革开放路径与目标的演绎逻辑[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35(01):33-41.

[2]胡凤乔,李金珊.从自由港代际演化看“一带一路”倡议下的第四代自由港发展趋势[J].社会科学家,2016(05):95-99.

[3]徐美娜,彭羽.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离岸贸易发展战略研究[J].亚太经济,2014(03):123-127.

来源:国际海事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