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科技 >> 正文

自主创新成就秒时代 青岛港的管理创新路

作者:常德传:青岛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总裁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3日    浏览量:3000   字体大小:  A+   A- 

        青岛港始建于1892年,但直到我们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她才步入飞速发展期。现在我们用不到25天的时间就能干出30年前一年的吞吐量。作为一个国有特大型企业,青岛港有优势,也有劣势。如何在企业管理上扬长避短,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一个最大的问题。青岛港的实践证明,我们完全有能力通过改革开放、通过自主创新把国有企业搞好。

  1968年,我从大连海事学院毕业后到了青岛港。当时,港口的生产方式非常落后,一条两三万吨位的船舶到港后装卸,短则二十几天,长达一两个月。船舶在港停泊的时间都是按月来考核。国家数次集中各方面的力量到港口解决运输问题。由于船舶的严重压港,我们不得不支付给外国人很多延时费。外国人嘲笑我们把黄金(1526.00,-3.20,-0.21%)往海里扔。

  世界港口业的发展经历了从劳动密集到技术密集和知识密集这样一个过程。现代化的港口实际上是一个科技密集型产业。现在一条典型的30万吨位的船舶,是不可能光靠人力完成整个装卸过程的。一条30万吨的船舶到港口停留一天就需要20多万美元的成本,一条载有1万多个标准箱的集装箱大船,在港口少停一天就可以节省十几万美元的成本。所以,我们惟一的出路是通过技术进步来提高生产效率,这样才能在国际物流体系里获得一席之地。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走上了自主创新之路,比照甚至赶超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来改造和武装我们的码头。跟不上世界一流的技术水平,想要成为世界大港就是空谈。

  比如,我们采用世界最先进的控制技术开发了矿石卸船机。我们还集中骨干科技人员和上海一家公司合作开发桥吊,桥吊是用于将集装箱吊起进行装卸作业的起重机。我们开发的桥吊能同时吊起两个集装箱,甚至能够一次装卸两个箱,这样就把两个过程变成一个过程,使劳动效率大大提高。这种装卸集装箱的方式在世界范围都非常先进,正在被一些发达国家的港口采用。

  技术创新,不只是高精尖的高端技术,同时也包括装卸工具革新等小改小革。港口需要的是一个既包括高端技术又涵盖小改小革的科技创新体系。港口作为服务性行业,货主最需要的就是我们又好又快地装卸,提高装卸效率就是我们最需要下苦功的地方。不要小看改一个铁链,它能影响到整个装卸作业的安全和效率。我们有7个装卸公司,这7大装卸公司的名称都是以7大装卸机的改革来命名,都是员工在工作中不断进行小改小革的成果。

  全球经济和贸易的一体化,使信息在港口的发展中变得至关重要,没有信息的通畅,港口就会成为一个孤岛,就会被外界淘汰。过去搬搬抬抬的生产方式、写写画画的管理方式、电话传真的联络方式,已经根本无法满足如今港口每天上百艘船舶和数十万吨货物进出港的生产管理需要,必须依靠信息化提升港口的现代化生产管理水平。

  1995年1月17日,日本阪神大地震,整个神户港陷入瘫痪。当时我们正是依靠神户作为重大码头,面临很大损失。幸运的是,在这之前的几年,我们就抓住了信息化的发展趋势,集中了一批科技人员建设信息转换平台,使我们的信息交换能够在全球各个码头和港口实现。我们因此躲过了这场灾难。

  此后,我们一直用信息技术改造传统老码头。我们建立了信息中心,将全港的信息管理集中起来;我们实现了对集装箱的自动控制,减少了船舶停靠的时间;我们自主开发软件,建立调度指挥中心,把到港船舶按照先后顺序进行排序,并且通过互联网和世界各地连接起来,公开透明。这样一来,船主能够准确知道船舶到港的时间和停泊的时间,就愿意把船开到青岛港,我们受到了越来越多国内外客户的青睐。

  在技术创新的过程当中,我们要有指挥,就必须建设骨干专家队伍。我们组建了博士工作站和研发中心,自主开发了多项先进技术,使整个港口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信息化并非高深莫测,也不意味着非专业人员就一定不行。信息化必须和实际相结合才能发挥作用。岗位上的员工最了解本岗位的实际情况,最清楚作业各个环节的需要。所以,在创新技术的过程中,我们还有一点体会,就是群众性的小修小改也是我们创新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我们每年都开展“千项软件成果评选活动”,就是号召员工在什么岗位就开发什么软件,开发软件的目的就是提高自身的工作效率。就这样,软件开发和信息化的工作,从专家手中解放出来,成为广大员工的一个新式武器。用我们员工的话讲,就是用鼠标革了铁锨的命。

  自从2007年开展这个活动以来,我们年年都有七八百项软件开发成果。由于各个岗位的员工都有一些高效率的工作软件,青岛港已经开启了一个“秒”的时代。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装卸工人的改革。举个例子。每一辆车在泵上称重,称重以后开出去,就这么一个很简单的过泵的劳动,我们的员工就开发了一些软件,使每称重一个车减少零点几秒。经过测算,过泵效率的提高,使每年从泵上多通过的车,排列起来有300多公里长,相当于从青岛到济南的路程。

  正是对技术创新的不懈追求,我们极大地提高了港口的生产效率。在港口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码头建设的空间越来越小,我们拼的就是作业的效率。在青岛港作业的船舶,无论大小,集装箱作业一律10小时保班。在国际上还没有哪个港口敢说这样的话,因为这个确实很难做到。青岛港开创的装卸作业的“秒时代”让我们能够做到这点。据世界最大航运公司马士基集团统计,青岛港两个集装箱泊位等于日本神户港3个泊位,等于其他港口的4-5个泊位。

  在青岛港,工人的效率高,管理人员的效率更高。目前,我们的集团机关只有93个人,这93个人管理着3亿吨吞吐量的港口,不客气地说,这种管理效率连欧美发达国家都无法比拟。

  2007年,参加世界港口大会时,我和全球的港口业同行交流经验。他们对青岛港的发展和崛起感到惊讶。1995年,我们和西雅图结成友好港时,他们的集装箱吞吐量是200万个标准箱,而我们当时只有60万个。十几年过去了,他们还在200万箱徘徊,而我们已经达到1000万箱。管理这200万箱的吞吐量,他们有600个管理人员。也就是说,我们93人管理的吞吐量规模5倍于他们600人的管理规模。而且,他们的管理方式和我们不同,他们就是管这600人,而我们办港口要管到每一个老人,管到每一个孩子。

  亲情管理聚人心

  以往,外界对于国有企业的认识,总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效率低下。在青岛港,我们为什么能创造出这么高的工作效率?

  事实上,青岛港也是拥有3万多名工作者的庞大群体,包括15000多名专家和技术工人,9000多名农民工,以及7000多名离退休老同志。我们之所以能在这样庞大的机构中创造出高效率,是因为这些年来,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围绕着凝聚人心的思路来展开,我们把凝聚人心、团结人心渗透到各项工作和生活中,使企业始终充满了创新和发展的活力。

  十几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上班路过早市时,看到下岗员工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靠摆地摊挣点钱,维持生计。那一幕深深触动了我。当时青岛港有1.6万人,按照当时的生产情况,5000人即可满足生产需求,1.1万人面临下岗,我内心十分沉重。我想,员工本应该成为改革开放最大的受益者,我们应该把员工的生活解决好,而且让他们一年比一年好。作为企业领导者,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个包袱甩掉,必须想办法解决。后来,我们通过加快港口建设步伐,把员工从青岛老港区分流到黄岛新港区,转岗分流了上万人次,没把一名员工推向社会。企业感动了员工,员工回报给企业的就是一心一意地干、尽职尽责地干。

  我们不仅不把员工推向社会,而且还给员工搞创新发明、为员工积极成才搭建平台,让能文的文,能武的武,让各类人才都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发展的方向。比如,国家给知识分子评定职称要考英语,还要提交论文,但是我们在企业里的广大知识分子是把大量精力用于解决实际问题,为了确保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研究实际生产当中的难题,我们设立了岗位职称,根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的多少来评定岗位职称,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我们还给在一线装卸岗位的农民工兄弟,设置了各种职称,有工艺师、助理工艺师等等,通过努力达到一个水平,就能评到相对应的职称,这让他们感觉有奔头。

  早些年,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们组织一个各级领导参与的调研组,到基层去调查工人为什么不愿意干活,为什么上班不出全勤,为什么干活不愿出全力,为什么他们的聪明才智不愿意发挥在港口上。工人说,一个月两百块工资,一天因班制原因吃四顿饭,这两百块工资连一个月的这四顿饭钱都不够。我听了以后很心酸,感受到不是工人不愿意干,而是这种分配机制不行,束缚了工人的积极性。那次调查之后,我们推行了向一线倾斜的政策,当时出现了装卸工的收入比处长的收入高,工人的积极性很快就被调动起来了。

  现在,我们全港实行同工同酬,无论是知识分子、技术工人还是农民工兄弟,都是同工同酬。不要小看薪酬待遇,薪酬待遇是对员工价值的认可,特别是对农民工兄弟,这样的薪酬安排,让他们强烈感受到在青岛港被认同、被尊重。

  员工实际上成为改革开放和青岛港发展的最大受益者。员工工资每年都涨,考得好、干得好的员工涨得更多。原来是在岗员工每年涨工资,现在是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员工每年涨工资。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涨,形势不好的时候我们顶住压力还给员工涨。从1988年开始,我们在20年里30次为员工涨工资,全港员工人均收入是1978年时的近百倍,是青岛市社会平均工资的三倍多。

  我在青岛港干了20多年的一把手,现在回想起来,定位就是一个,我就是个工头,就是领着工人多干活多挣钱,多发家多致富。凝聚人心、团结人心的一个最根本的做法,就是让员工的收入每年都有增长。

  我们不仅给在职员工涨工资,而且还给离退休老同志涨补贴。因为老同志为港口付出了很多,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的退休工资很低。在三、四十年前退休的百岁老人,只拿到五六百块钱的补贴,非常困难。在了解情况以后,我们给一些退休比较早、生活水平低的老同志增发补贴。我们年年这么做,宁可在职员工少涨工资,也要保证给老同志发放敬老补贴,使他们老有所养。20年来,我们先后为7000名老同志发放各类生活补贴累计达1.5亿元。我们在职的同志会感受到将来老了以后,也同样会受到港口的关心和照顾,这就增强了大家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除了物质上的关怀,我们还很重视对员工感情上的关怀、与他们心灵上的沟通。在青岛港,我们特别强调亲情管理。这与我们严格的制度和纪律不冲突。中华民族对于亲情是非常重视的,我们就是从民族特有的文化出发,创造了一种亲情管理的模式。在青岛港,我们不仅强调我们是一个大港口,而且是一个大学校,还是一个大家庭。在这里,离退休老同志就是我们的老人,广大干部员工就是兄弟姊妹,幼儿园的孩子们就是港口的后代。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面,人人都受到尊重。

  每年,全港24000多名员工和7000多名离退休老同志,每个人过生日,我们都会赠送一个蛋糕。蛋糕很小,却能让每个员工感受到这个大家庭里的浓浓亲情。每逢年节,我们都会去探望离退休老同志;坚持请老同志定期来港,共商港口改革发展大计;坚持办好老年人大学,同时为老年人举办各类丰富多彩的文体娱乐活动。我们有的员工还自发组织义务劳动,为离退休老同志进行义务服务。

  农民工兄弟在这里,除了档案上的身份记录不一样,任何待遇都和别的员工一样,甚至还得到了特殊照顾。农民工有住房补贴,还有住房公积金。我们专门腾出公寓大楼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还设立了温馨房,为农民工家属探亲提供方便。优先安排优秀农民工的家属到港工作。每个分队有一个小的电话室,专门供农民工给家人打长途。每个农民工每个星期可以免费打5分钟的长途。

 

来源:清华管理评论 2011-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