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上海国际海事信息与文献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航运>>航运市场

赫伯罗特CEO:规模比排名更重要

作者:   发布时间:2024年05月23日    浏览量:84   字体大小:  A+   A- 

{非本站图片}

图源:Hapag-Lloyd官网

航运界网消息,赫伯罗特(Hapag-Lloyd)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在一季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规模比排名更重要,与其说保持排名前5的目标是一个“长期”战略目标,不如说需要一定的规模才能保持竞争力。与此同时,最近几周的运价突然暴涨,这超出了他的预期。

规模比排名更重要

毫无疑问,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现在肯定是集运业的流量担当,无论是退出THE联盟,转而与马士基的“Gemini”合作,还是其“2030战略”,都是当前市场的热门话题。

此前,Sea-Intelligence分析师预测,竞争对手海洋网联船务(ONE)将在2026年4月超过赫伯罗特成为全球排名第5的班轮公司。赫伯罗特想要在未来几年内“抵挡”住ONE和长荣海运的攻势,那么还需要更努力。

Rolf Habben Jansen表示,赫伯罗特在短期内排名第5还是第6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保持前5的目标是一个“长期”战略目标,将持续到2030年。

这并不让Rolf Habben Jansen担心,“这与其说保持前5,还不如说是你需要一定的规模才能保持竞争力。”

他指出,赫伯罗特不会很快被ONE超越。

{非本站图片}

“当你看这些排名时,赫伯罗特和ONE以及长荣海运总是非常接近。排名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发生暂时的变化,这是可能的。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认为明年这种情况会发生。但时间会证明一切。”

他说,“当我们说想保持前5名时,这意味着我们想保持一个规模,使我们能够成为排名前5的航运公司。就目前而言,老实说,我也希望能保持这一地位。”

Rolf Habben Jansen强调,“规模对于赫伯罗特跟上竞争对手至关重要。”

他补充道,“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非常大的公司正在扩大规模。保持一定的规模很重要,这与规模效应有关。”

“我们相信,如果我们保持前5的位置,从长远来看,我们仍有足够的规模具有竞争力。”

{非本站图片}

运价突然暴涨

上周,Drewry世界集装箱指数(WCI)周环比大幅上涨了16%,至3159美元/FEU。截至5月16日的本周再涨11%,至3511美元/FEU。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104%;较2019年疫情前1420美元/FEU的平均水平高出147%。

其中,从中国出发的航线,全面上涨。上海-鹿特丹上涨12%至4172美元/FEU,上海-热那亚上涨11%至4776美元/FEU,上海-纽约上涨12%至5717美元/FEU,上海-洛杉矶上涨12%至4476美元/FEU。

{非本站图片}

Drewry预计,由于需求增加、运力紧张以及需要重新定位空集装箱,中国以外的运价将上涨。

Drewry指出,5月1日起,多家船公司调涨GRI,美线、欧线的运费显著上涨。这一费率的上升源于需求的激增以及舱位供应的紧俏,同时亚洲地区空箱短缺进一步推动了本次调价。

此外,天气条件以及上海和宁波等主要港口的拥堵,是推动运费上升的潜在因素。

{非本站图片}

运价突然上涨让赫伯罗特的首席执行官懵圈!

Rolf Habben Jansen说:“老实说,我也对我们看到的涨幅感到有些意外,尤其是在过去几周。”

他解释称,“我们可能会有一个稍早的旺季,因为目前的运输时间更长,而且由于这些不确定性,客户可能会试图更早地安排出运。”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也看到了非常强劲的需求。为什么会这样,我想我们只能推测。”

不过,他坦言无法指出需求和运价突然飙升的确切原因。他也没有看到需求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他指出,“不,总的来说,这是正常的货运,而且涉及了许多不同的细分市场。”他警告称,不要过度地解读市场波动。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应该对几周内看到的强劲需求过于兴奋。3周前,我们看到的是今年相当正常的模式,现在运价飙升,我们需要看看未来几周的发展情况。”

是“囤货潮”还是旺季提前?

尽管疫情导致的混乱局面尚未走远,但由于红海危机,导致目前货物严重延误。这可能促使更多托运人现在就开始为圣诞购物季订购货物,导致海运需求的惊人增长。

Rolf Habben Jansen也指出一些迹象,旺季似乎已经比往年提前几个月开始。

他说,“我曾说过,如果今年的旺季提前一点,我不会感到惊讶,因为人们希望在发生这么多事情的情况下规避一些风险。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看到的是更长的运输时间,以及所有的不确定性,人们实际上可能会试图早一点把东西运进来。”

{非本站图片}

然而,Rolf Habben Jansen并不认为红海危机是运价突然暴涨的主要原因。

他解释称,“可能与此有关,但老实说,对我而言,这听起来有点不合逻辑。”

“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模式。现在需求激增,这当然会推动短期运价上涨。”

Rolf Habben Jansen认为,集运需求的增长是由于“托运人的某种紧张情绪”,而这是在“正常合同季”之后出现的。

传统上,每年的前几个月历来是船公司和托运人之间签订合同最繁忙的时期。

他表示,一个基本上已经解决的方面是长协合同,这些合同现在大多以“与去年类似或略高的水平”签订。

“我们在签约季的做法是努力确保比前一年高一点。总的来说,我对此感到满意。”

托运人的焦虑导致运价飙升?

很明显,运价的突然上涨也让船公司措手不及,市场分析师则正忙着理解这种情况,他们认为,托运人的紧张情绪可能是运价突然飙升的部分原因。

分析师Vespucci Maritime创始人Lars Jensen表示:“有迹象表明,在一些重大供应链中断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了一个早期的旺季即将到来。”

Xeneta首席分析师Peter Sand表示:“较小的托运人迫切希望确保舱位,这推高了价格,而较大的客户则没有面临同样的挑战。”

Peter Sand指出,“如果将从远东运往欧洲的集装箱数量与去年同期进行比较,并将这些数字与目前欧洲的基本经济增长进行比较,就会出现不匹配。”

“我认为这是因为托运人可能担心,如果他们不能尽快发货,第三季度对他们来说可能会很困难。”

{非本站图片}

MSC率先推出10000美元保舱运价!

有市场传闻称,目前全球最大班轮公司地中海航运(MSC)在5月10日重新推出了所谓的保舱运价--钻石级运价(Diamond Tier),即美西8000美元/FEU,美东10000美元/FEU,在5月15日至31日期间有效。

对此,市场也在观察其他船公司是否会跟进。但本质上,最大的问题是运价将上涨多久,或者稳定在什么水平。

Drewry分析师Philip Damas表示,“目前尚不清楚目前的运价上涨的可持续性,但其中一些因素是短期的。”

因此,他建议客户和公司使用长协合同价格。“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中,合同运价显然是托运人的一个选择。”

Lars Jensen总结道,“因此,在这一切的背后,你必须记住,随着越来越多的船舶交付,运力状况正在不断改善。”

来源:航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