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上海国际海事信息与文献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海事

船厂获胜!13亿预付款不用退了?挪威船王撤单官司败诉

作者:   发布时间:2024年04月07日    浏览量:40   字体大小:  A+   A- 

挪威船王John Fredriksen旗下海上钻井公司Northern Drilling与韩国韩华海洋(原大宇造船)关于两艘钻井船撤单的纠纷有望以船厂获胜而画下句号。

Northern Drilling在2023年9月收到仲裁法庭裁决,驳回了该公司要求韩华海洋退回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2亿元)预付款的索赔申请。随后,Northern Drilling决定上诉,并以严重违规为由对仲裁法庭所作裁决提出异议。

然而,根据Northern Drilling最新发布的更新公告,相关法院已经驳回了公司的上诉申请,公司对仲裁裁决提出异议的申请也被驳回。目前,Northern Drilling正在考虑下一步行动。

据了解,双方的纠纷涉及超深水钻井船“West Aquila”号和“West Libra”号的转售合同。这两艘钻井船原本由John Fredriksen旗下另一家子公司Seadrill在2013年7月下单订造,每艘造价高达5.31亿美元,项目成本约为每艘6亿美元。但随着Seadrill在2017年9月申请Chapter 11破产保护,韩华海洋在2018年3月终止了与Seadrill的建造合同,当时Seadrill的未付款项共计9.17亿美元。

同年,韩华海洋与Northern Drilling达成协议,以每艘仅2.96亿美元的价格转售这两艘钻井船,转售价几乎只有原始建造合同的一半左右。按照条款,Northern Drilling为每艘船支付了9000万美元预付款,剩余款项在交付时支付,当时交付时间分别定在2021年1月和3月。

然而在2021年8月,Northern Drilling以“船厂交付延期和合同违约”为由,宣布取消“West Aquila”号的转售合同,同年10月16日“West Libra”号的转售合同也被取消。

在取消合同之后,Northern DrillIng要求大宇造船退还每艘船9000万美元的预付款,以及利息和损害赔偿。由于索赔存在争议,Northern DrillIng根据行业标准程序向伦敦仲裁寻求裁决。随后,大宇造船也就撤单提起了反诉,要求船东赔偿111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97亿元)。

2023年9月,Northern DrillIng证实,仲裁法庭对钻井船撤单纠纷的裁决有利于韩华海洋,其索赔也被驳回。而韩华海洋对两艘钻井船因终止合同、利息和费用而产生的损失的索赔要求将在未来的听证会上确定。对仲裁裁决感到失望的Northern Drilling提出了上诉。

 

除了“West Aquila”号和“West Libra”号之外,Northern Drilling还曾于2019年4月与韩华海洋达成协议,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另一艘撤单钻井船“West Cobalt”号。该船原名“Cobalt Explorer”号,是一艘高规格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这艘钻井船原本由Vantage Drilling下单订造,在2015年8月遭到撤单,当时项目总体成本约为6.6亿美元。

2019年10月,Northern Drilling决定撤销“West Cobalt”号的转售合同,并要求韩华海洋退还已经支付的约4920万美元预付款以及利息和赔偿金。Northern Drilling当时称,选择撤销合同是出于多种原因,包括大宇造船的毁约性违约行为。目前,Northern Drilling与韩华海洋针对这艘钻井船进行的仲裁程序仍处于初期阶段。

据了解,Northern Drilling成立于2017年3月,最初希望通过收购低价钻井平台来在市场复苏时获利。不过由于韩华海洋3艘钻井船转售合同的撤销,Northern Drilling的船队中实际上没有任何在运营的钻井装置。

值得一提的是,抓住近年来海工市场复苏的契机,韩华海洋已经成功为上述3艘撤单钻井船中的2艘找到了“下家”。其中,“West Explorer”号在2021年出售给土耳其石油公司(TPAO),该船于2022年年初正式交付并更名为“Abdulhamid Han”号,成为土耳其首艘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

而在2022年年底,韩华海洋又与海上钻井公司Transocean的合资子公司Liquila Ventures达成协议,以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West Aquila”号。该船于2023年10月交付运营,加入Transocean的钻井船船队,现已更名为“Deepwater Aquila”号。

来源:国际船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