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上海国际海事信息与文献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航运>>航运市场

为何VLCC还未加入油轮市场复苏?

作者: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13日    浏览量:390   字体大小:  A+   A- 

 航空旅客重新出行,欧美燃料价格创下新高,炼油商的利润也破纪录增长。

 
那么,为什么世界上最大的油轮没有加入这个市场反弹的行列呢?
 
自俄罗斯攻入乌克兰并颠覆石油市场以来,超大型油轮(VLCC)的即期市场价格大幅偏离了较小型油轮的上行轨迹。
 
波罗的海交易所的数据显示,VLCC平均定期租船费率目前为每天负的22000美元。
 
这些评估并没有反映出安装了脱硫塔的船只所享有的额外收益,也没有显示出新船在速度或发动机效率具有的优势。
 
然而,负值也反映了全球890艘VLCC的船东和运营商们的亏损程度。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苏伊士型油轮、阿芙拉型油轮和中程油轮的收益自3月份以来出现反弹,结束了由疫情导致持续了18个月的运费下滑。
 
根据DHT油轮公司的报告,其拥有26艘VLCC,其中20艘在即期市场运营,第一季度的日均运费为11900美元。这远低于该公司15100美元的损益平衡点。
 
公司表示:“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导致的贸易中断使运输距离更长,从而支持了某些小型船只的货运路线。贸易中断也改变了成品油的采购,推高了成品油运输船的运费。”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约有80%的原油由VLCC运载至该国。但最近的疫情和封锁措施导致其需求放缓,难以引领全球复苏。
 
路透社援引中国海关数据报道,中国4月进口量为1050万桶/天,比3月高出50万桶/天,但炼厂的原油摄入量下降了6%,是自疫情初期以来最大的单月降幅。
 
此外,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成员国拒绝将原油产量提高至超出协议产量的水平,这也加大了对VLCC的压力。
 
根据所谓的Opec-plus协议,到10月份之前,市场每月将增加40万桶/天的供给。这使得油价维持在每桶110美元左右。
 
欧佩克成员国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仅有的两个有增产能力的石油输出国,但它们顶住了进一步增产的压力。
 
根据劳氏海事情报(Lloyd's List Intelligence)的数据,全世界范围内超过60000载重吨的船舶每天运送5130万桶油,其中的40%是由VLCC运送的。而70%的货物来自中东。
 
劳氏海事情报 4月份的初步数据显示,中东石油日出口量为2040万桶,相当于每天大约7艘VLCC从该地区驶出。
 
这一数字远高于2020年6月疫情高峰期的1630万桶/天,标志着产量又回到2019年。
 
但VLCC的船队比三年前要大得多,且约5%的全球石油贸易被一些老旧油轮所侵占。这些船专门用于运输受制裁的委内瑞拉和伊朗原油。
 
这些情况使美国回了到其2019年全球原油“摇摆”供应国的地位。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在其最新报告中表示,预计今年该国的日产量将在2022年达到1190万桶,到2023年达到1280万桶,创下新高。
 
EIA 的负责人Joe DeCarolis表示:“我们的前景仍然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但我们预计原油价格上涨将推动美国石油产量在2023年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这对阿芙拉型油轮和苏伊士油轮来说是个好消息。由于对俄罗斯的制约措施,这两种油轮被用于向欧洲和地中海的炼油厂供应美国原油。
 
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原油出口量已超过300万桶/天,这是自2021年年中以来首次持续达到这一水平。根据船舶经纪商Braemar ACM的数据,其中约140万桶/天将运往欧洲。
 
在以往的市场低谷中,一般是由VLCC引领运价,这通常与中国进口需求的强劲增长同时出现。VLCC收益改善之后,会惠及规模较小的油轮。
 
而此次的复苏却是从小型油轮开始的。中国的石油需求在2021年出现本世纪初以来的首次收缩。由于动态清零政策限制了贸易往来,2022年的石油需求预期正在下调。
 
因此,中程油轮所运载的中型馏分油和汽油的需求将是此次油轮市场反弹的力度和持久度的关键因素。
 
中程油轮是成品油油轮船队的主力,目前正向欧洲西北部、英国和地中海运送更多柴油。欧盟27个成员国依赖俄罗斯向其进口每天60万桶的超低硫柴油,这需要替代来源。
 
大型成品油轮的运费也出现了类似的增长,这主要归功于航空燃油的出口,因为在后疫情时代国际旅行逐渐恢复,尤其是在欧洲。
 
中东至英国是将航空燃料运往欧洲西北部的重要航线,而运费则在俄乌战争之后一路攀升。
 
波罗的海交易所的数据显示,该航线一艘远程油轮运送6.5万吨成品油的运费目前为每吨75.89美元,战争之前为25美元。
 
剔除2020年4月(受疫情爆发之初的影响),这条航线的运费是自2006年有记录以来最高的。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全球经济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日益扩大的石油制裁、通胀上升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都给油轮需求的中期前景蒙上了阴影。
 
有一种可能是将会有一个双层的油轮市场被用于应对受制裁的俄油。
 
目前有200多艘油轮,包括80艘VLCC,被用于运送每天140万桶的委内瑞拉和伊朗油。这为那些愿意冒险牟利的船东提供模板和参考。
 
而中小油轮的复苏是否能拉动VLCC的反弹,以及这种复苏是否会被经济局势或“黑天鹅”事件所破坏,这些都还是未知数。

来源:LloydsList